0%

出于寻找潜在朋友等私人原因,我时有接触来自某些小圈子的微博、动态等。我一心要寻求某种依靠、归属感,其乐融融;而事实上,该圈子之混沌、阴暗超乎想象,使我认为有必要尽微薄之力,挽“圈内人”于狂澜。
以下为我对该圈子的基本认识及破局之道。

阅读全文 »

一切逐渐明了——我“最终的黑暗”来自强迫症。一种心理障碍,拖延日久,便成了一种病,得治。以下是近一个月来对强迫症,以及其和我一系列问题之关系的初步认识。

阅读全文 »

自打我认识初音未来至今,已过去九年半。从她开始,慢慢接触各种动漫角色(此处不提)、其他VOCALOID形象、其他声音合成软件,乃至虚拟主播——都可以叫“虚拟歌姬”。今天简单谈谈其中我最爱的十位。

阅读全文 »

上篇文章作罢不久,我就在想,一个足够轻量的、只会联网Rsync的Linux发行版,装进U盘也毫不费力的那种,是否也够用了?经粗略挑选,选中了Arch Linux。当然,也有其它看着诱人的发行版,PuppyLinux、Tiny Core、AntiX等等;不过在国内的人气远不及Arch Linux——文档最全面,遍地都是它的镜像。至于命令行配置,反正先前吃的苦不少了,无伤大雅。楼下细讲。

阅读全文 »

早在2019年,我便购置一台通过网线互动的硬盘阵列箱(简称“NAS”)以备份资料。过了一年半,我了解到“3-2-1 备份原则”,认为单靠一台在线备份设备并不保险;此外,我也正为每回同步照片和插画,都得手工操作而苦恼。遂启动了新一轮折腾之旅。

我的目标:

  1. 给数据确定备份优先级,划分为“值得执行 3-2-1 原则”、“双副本”与“单副本”;
  2. 建立半自动的离线备份池,偶尔上线,备份“3-2-1”与“双副本”数据;
  3. NAS和手机间建立牢靠的同步联系,最好能穿透内网;
  4. 支出尽可能少。
阅读全文 »

【⚠警告】本文章内容涉及真实成分,以及关于糖尿病、新冠肺炎等的假设性陈述,阅览前请确认自身心智是否足够成熟。

阅读全文 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