0%

笔记本电脑上的 Windows 10 系统,莫名其妙崩坏了,“没捞回来”(社交网站上的原话)——其实我根本没在捞。一来,该电脑不再作为日常主力,并无任何贵重资料;二来,我早就看 Windows 不顺眼了,反应老是慢半拍;三来,在它试图自我修复的那一刻,我回想起了 Arch Linux ——那个轻盈得在 U 盘上也能翩翩起舞的家伙。想到这里,我即刻跃跃欲试。

倒腾两日,结果非常理想,记录如下。

阅读全文 »

家里的长辈趁着假期出游了,而我独自在家。于是进厨房做了一系列烧菜实验——是的,我折腾的劲头也跟着心境之彻底转好而归来了,只不过,折腾的点从电脑科学转向烹饪。由于烹饪也需要一定技术含量,便归类至“技术”。

我从未像今年这般投身于厨房;今年下厨时间已远超往年总和。要搁以前的话,我要么出去觅食,要么煮饺子——这样最省事省力。打心境安定起,从简单地煮菜、蒸腊肠,到炒菜、煎蛋,再到跟着某程序员的菜谱学习,自信心可谓日益充沛。在最近的假期里,统共进行五场实验,记录如下。

阅读全文 »

2021 年秋季,随家人远赴云南。涉猎颇多,亦对“合理的布景”有了更多见解。期间拍摄了超过 270 张照片,在此精选一二,做个分析总结。

先前,我并不怎么主动披露在现实的见闻,因为总是担忧过度暴露自身(强迫症也加强了这份担忧);直至上周,经过和至亲的“破冰”,所有的不安、焦虑烟消云散。事实上,有大半照片足可“安全”分享。

阅读全文 »

二月四日,与堂妹们进行了五小时不间断的促膝长谈。这天,我终于找到了“爱”在何处;它就在脚下,它漫山遍野,而我,光顾着仰望星空,而忘了脚踏实地。幸甚至哉。
此次交谈取得了许多共识和成果;对部分看法,我持保留态度。里面细说。

阅读全文 »

前世在 2015~2019 年期间,盲目搜罗了大量电子元件,以供其娱乐。我继承了全部库存,去年八月还积攒了最后一批——然后几乎丧失了折腾之欲……它们的作用,基本只是证明我曾经爱过罢了。

2020年,我仍挣扎于抑郁中,曾一度赌气,考虑全盘出售这批元件,便详细摸查了整个库存。当然,最终无人问津,只好留下,以待在可接受的复杂度内做些迷你项目,或者伺机影响后辈。
至于总价值,估计可达一千有余。所以还可管窥我有多败家(x

阅读全文 »

这是篇年度总结。我今年最主要的工作,便是发现“自我”。用上一整年,我发现了;现正探索以“新常态”回到真正的生活去。
结束寻心之旅,我亦顺便重新整理博客的标签,主要是“发现自我”与“我的挚爱”。感兴趣的话,可沿该标签往下翻历史文章,管窥整个旅程。

此外,年内达成的愿望还有:

  1. 战胜抑郁症。我于十一月廿二日(药物干预的第678天)确认了其基本不再复发。借问瘟君欲何往,纸船明烛照天烧。
  2. 广交朋友。虽然不多,统共三四位,但从零起步的我有这个成绩,足以宽慰空洞了十余载的内心。当然,都是女性。
  3. 填充模型展示柜。现在甚至溢出了……(゚∀゚)

尚未完成的愿望:

  1. 让卧室焕然一新。置办了墙纸和若干小装饰物,但墙纸贴了十平米见方贴不下去,太丑了我贴的……这种工作量大、耗时良多的事,我相当缺乏动力,信心极易遭到打击……
  2. 收拾前世之残局。关于“他”的记忆,我全数封存了,在外随意堆放的电脑零件、线材等有70%以上已妥善安置。以下,继续整理罢。
  3. 淘汰多年所用红色、黑色物品。衣物、手机、记事本等已经轮换,但许多用品(如电脑配件)因手头并不充裕,只得保留。

雄关漫道真如铁,而今迈步从头越。二〇二二,蜕变之始,星空作证!

我从来就不是追时髦的人,追剧对我而言亦纯属浪费时间——除非,见了便两眼冒光。能这么有缘分让我碰上、并且主动从头看到尾、至今仍印象深刻的剧集,也没几部。它们是什么呢?

注:本文“剧集”包括动画、电影、电视剧等。

阅读全文 »

朝花夕拾——我打起前世所留电子模块的主意了。好像终于能够 接纳真实的自己之后,内心豁然开朗了,对这种(看似)超简单的编程活儿也不那么反感了——只要不去回想前尘往事。
“迷你气象站”这个主题老早就提上日程了,但从未动手实现;第一个目标定为温湿度计、气压计与数码屏幕的组合。踩了不少坑,下文记录。

阅读全文 »

出于寻找潜在朋友等私人原因,我时有接触来自某些小圈子的微博、动态等。我一心要寻求某种依靠、归属感,其乐融融;而事实上,该圈子之混沌、阴暗超乎想象,使我认为有必要尽微薄之力,挽“圈内人”于狂澜。
以下为我对该圈子的基本认识及破局之道。

阅读全文 »

一切逐渐明了——我“最终的黑暗”来自强迫症。一种心理障碍,拖延日久,便成了一种病,得治。以下是近一个月来对强迫症,以及其和我一系列问题之关系的初步认识。

阅读全文 »